把深圳写成湛江 中科院南海所:涉事环评书确存抄袭


说起福奇,大家或许感到有些陌生。但若是提及前一阵那个站在特朗普身边捂嘴偷笑的男人,或许都还印象颇深。

而就在上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沙特王储讨论了“维护全球能源市场稳定的必要性”,被外界视为迄今为止美国对沙特与俄罗斯之间价格战作出的最直接干预。美国敦促沙特在价格战中“挺身而出”,搁置其与俄罗斯翻脸后的创纪录增产计划。

3月30日,《纽约时报》上一篇文章呼吁特朗普总统“利用白宫的力量压制保守派对福奇的贬低,因为他和其他专业人士正努力向美国人揭示真相,而不是给真相涂抹糖衣”。

可一旦这枚“定海神针”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

特朗普、福奇的关系走向

位于伦敦的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 Ltd.的首席石油分析师Amrita Sen称:“尽管最近新闻报道说美国在向沙特施压,但我们认为沙特或俄罗斯的政策目前不会有任何改变。”

此后,他一直在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体系内工作,他还不惜拒绝了很多诱人的邀约。

2003年,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ISI)曾作过一份统计,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全球250万-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福奇在“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

但3月29日,特朗普“画风”陡转,敦促美国人“避免不必要旅行和超过10人的聚会”,表示将把相关的“限流”防疫措施延长至至少4月底——这恰是福奇从一开始就强调的。

由于疫情和价格战对原油供需造成双重打击,截至3月31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WTI)报20.48美元/桶,涨幅为1.94%。在第一季度里,WTI价格下跌66%,创史上最大单季度跌幅。同日5月交货的伦敦(ICE)布伦特原油期货收于22.74美元/桶,日内跌幅为0.09%。布伦特期货价格第一季度内同样下跌66%,创史上最差单季。